共享单车 请不要野蛮“生长”

2018-08-22 09:53:42 | 来源: 南充晚报 | 作者:

c8e687493868c14ff9c59af0c094d7bb.jpg

■ 南充晚报记者 张松 文/图
      “任何一种事物,脱离规矩就可能演化成为公害,共享单车或许就是其一!”连 日 来 , 本 报 新 闻 热 线2225777接到“果城大街共享单车泛滥成灾” 的投诉。据媒体报道,北京等12座一线城市先后推出共享单车“限投令”,竟然收获一片叫好声。 从初始出现的“万众欢呼”到如今的“众人嫌弃”, 共享单车怎么会慢慢走向市民生活的对立面?本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市民反映 共享单车挡了路
      8月19日,市民龙女士打进本报新闻热线2225777投诉,她家住顺庆区玉带南路某小区,因为经常上夜班,所以夜间驾车回家是常态。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一些共享单车乱七八糟放在小区门口,每晚进小区之前, 她都要停车去搬开这些共享单车,然后再驾车驶进小区。她遭遇的共享单车各种品牌都有,有时一二辆,有些三四辆。本来上班就挺累的,还要干这么一桩体力活,她感到特别恼火。
      “共享单车就像是牛皮癣,走到哪里都躲不开。”市民罗镇涛介绍,目前街头共享单车给他的印象是:到处都在投放,放后几乎没有人管。 他家住顺庆区湖州街, 他曾看到几辆共享单车倒在街心绿化带几乎有一周多时间, 也没有人去管一管。
      乱摆乱放并不只限于此。 市民柳女士遭遇一桩无处讲理的麻烦事。 她带着一对双胞胎在1227广场附近一家咖啡店外玩耍。兄弟俩都3岁多,有些爱动,但平时也比较听话。当时,她还没有把一个纸包蛋糕饼剥开,就听到一阵叫喊,跑过去一看,原来街边一排共享单车倒了,将双胞胎哥哥压在车下。
      “我检查了一下,孩子没有受伤,就是后颈有一片皮肤发红, 主要是吓了一跳,不停地哭。”柳女士想从规劝管理的角度给管理方提提建议,于是扫了共享单车二维码,从生成的APP上找到服务电话。她打电话过去,善意提醒对方加强对共享单车管理。谁知对方反而让她提供究竟是单车自行倒下还是被孩子撞倒的证据,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出租车师傅张先生经常在顺庆区五星花园几条大街的车行道上遇上随意停放的单车。“这些单车隔三岔五地摆放在那里, 对出租车上下客人造成很大的干扰。”
野蛮“生长” 投放量越来越多
      如果说果城共享单车营运商投放后就没有管理, 或许是一个不太准确的判断。事实上,不同营运商都采取相同模式对投放的共享单车进行管理。首先,他们自己的运营管理团队每天都在大街小巷巡查。其次,他们通过微信群和QQ群,培养了一帮“铁粉”,这些“铁粉”经常会在群里发送单车被损毁和抛弃的消息。作为回报,“铁粉” 们将分享该品牌共享单车的优惠付费或免费活动。 但多数共享单车经营商限于人手, 更多的是防止单车损毁的情况, 而对于单车规范摆放等问题,他们常常表现得非常淡漠。
      连日来,记者在果城大街小巷调查,发现目前果城街头共享单车严重过剩。虽然记者无法取得一个权威的统计数据, 但是从共享单车进入果城一年半时间(2017年3月进入)以来,除了街头运行着的共享单车外, 停留街头无人问津的共享单车渐成“风景”。目前,南充市面上投入的单车种类有永安行、小黄、摩拜、青桔、街兔、小蜜、哈罗等,其中街兔、小蜜、哈罗等共享单车出现助力类型,带有蓄电池。
      各种共享单车不管进入果城市场的时间先后, 他们的营运方式基本上都是二维码扫描, 通过自有APP或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租费。 为了强化竞争和碾压对手, 一款共享单车经常推出一元钱免押包月活动。据知情人士介绍,表面看起来, 这些共享单车营运方都在亏损,但是他们可能以收集用户信息,完善商业大数据为目的。
      一位最先进入南充的共享单车运营商表示,他们拥有共享单车6万余辆。记者了解到, 共享单车营运商都是渐进性投入, 他们用集装箱卡车将单车运抵街头,主要在学校、商场、广场和繁华街区投放。人流越多的街区,共享单车投放量和保有量越大。为增加单车使用频率,一些营运商还把偏僻街区的共享单车集中起来,叠加投放在繁华街区。比如1227广场和王府井商圈,都能看到各种品牌的共享单车。
      采访中,一位营运商告诉记者,他们还有加大投放的计划, 增加助力车投放,目的是把最早投入的那些人力型共享单车品牌“挤”下去。而记者同样获悉,虽然有些共享单车已经放弃质疑不已的押金制度,但是换汤不换药,任意一个新下载APP的市民, 都需要预付至少一个月的包月费用,才能正常使用。
呼吁监管 不得乱用城市公共资源
      短短一年半时间,共享单车从“万众拥戴”到“众人嫌弃”,也是很有原因的:一是共享单车使用争议大, 营运商对共享单车后续服务投入不足, 导致无法使用照常计费、错误计费、优惠套餐无效等情况,增加市民使用过程中的难度。加上各种共享单车APP和支付方式不能通用, 额外也造成市民在选择共享单车时的不方便与捆绑性。
      “这种局面的出现,就是目前很多城市对共享单车采取无监管无门槛的政策使然。”采访中,一些共享单车营运商也感到,当地有关部门应该积极干预,促进这个市场健康发展。事实上,去年9月初,北京、昆明、广州、上海、深圳等12个一线城市,已经出台政策,对无序超量投放的共享单车进行限制, 个别城市还对共享单车进入条件进行规定。
      “每个营运商都是一个巨大的投资平台。对于这样大型的资源型投资活动,为何有关部门却视而不见。”采访中,一位出租车行业的人士反问,连并无赢利行为的私家车在街头临时停放都需要交费,为什么规模如此之大的牟利性的单车经营活动,却可以无偿使用城市公共资源?
      就单车经营中所需要履行的法律手续,记者采访一些单车营运商获悉,他们在公司总部都开办有工商执照, 缴纳税源。目前对营运地的相关税费问题,正在与当地有关部门衔接。
相关链接
共享单车行业该由谁来监管?
      共享单车随意拥上街头,随意占据街道,究竟有没有一个尺度,这个尺度由谁来决定?市城管局一位人士介绍,城管部门最初对群众反映意见较大的街头共享单车,采取集中清理;对五星花园周边几条标美路严禁摆放共享单车,一经发现就暂扣。该局也曾对监管问题进行过深入调查,正在制定管理办法。
      记者获悉,今年4月初,市人大从规范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职责角度,出台《关于加强南充市市辖城区道路交通管理的决定》,把交通车辆的管理职责划归了交警部门。记者随后从交警部门了解到,由于市政府相关细则尚未出台,目前市辖三区对共享单车的管理体制各不相同:顺庆区由交警与城管共同管理,高坪区仍暂由城管管理,嘉陵区已全部交由交警管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