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居家养老模式业已形成 专业养老机构开启社区化进程

2018-07-30 19:55:38 | 来源: | 作者:

 

“十二五”期间,面对我国日趋严峻的养老问题,各级政府鼓励市场力量、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养老事业,全国各地在应对老龄化问题上不断探索和实践,形成了以居家养老为基础、以社区养老为依托多种形式多样的社区居家养老模式,为我国养老事业发展提供了新的路径。
913日—14日,由中国社区发展协会主办的“2016中国社区发展协会年会”在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召开,会上发布的《2015中国社区发展报告》就社区居家养老进行了专题研究,对我国养老路径的选择、未来发展趋势、所面临困境的对策等多方面提出了建议。
    报告指出,从历史角度来看,我国的养老探索在不同时期进行了相应的路径选择,如自然经济时期,居家养老几乎是唯一的选择;计划经济时期,政府承担着养老托底的责任,孤寡老人在城市靠政府部门举办的公共养老机构、福利机构托底,在农村靠五保供养和少量的农村敬老院托底,而绝大多数老龄人口靠的还是家庭养老;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过程中,政府加大了对养老机构的投入,公共养老机构得到了快速发展,而民办养老机构的雏形开始形成;市场经济体制确立后,特别是“十二五”期间,公共养老机构、民办养老机构快速发展,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社区都在积极探索养老的路径、模式和体系。由此,报告得出结论:居家养老仍然是我国养老事业不可动摇的基础;社区养老是居家养老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办/民办的养老机构社区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互联网已成为解决老龄化问题的引擎和重要力量。也就是说,在不断完善国家社会保障制度的过程中,我国必然要走以“居家养老+社区养老+互联网”为主,以适度发展特色养老社区为辅的路径。
此外,报告明确提出,政府、市场、社区、家庭、互联网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要各自发挥应有的主体作用:政府在居家养老服务中发挥主导作用,主要体现在资金和政策的支持、为社会资本和物质资源的注入创造优惠的政策环境等;市场在居家养老服务供给中处于主体地位,为社会老年人口提供高效优质的居家养老服务;社区凭借其组织资源、公共服务资源等优势在居家养老服务中发挥依托作用;家庭赡养是满足老年人生活和情感需求的重要途径,互联网的技术优势为政府、市场、社区在居家养老服务中的良性互动搭建了平台。政府主导、社区依托体现了公平性,市场运作、互联网技术引入体现了效率性,家庭赡养体现了情感性,五者缺一不可。
基于以上研究,报告提出了对策建议:
要调整养老服务结构,将养老业的布局和工作重心从机构养老调整为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在供给侧改革方面,要建立社区养老、居家养老、机构养老三位一体、以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为支撑的城乡养老服务供给体系;在需求侧改革方面,要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和最低生活等社会保障制度,建立老年人长期护理商业保险制度、以房养老制度、高龄养老补贴制度,明确家庭成员的养老责任和义务,提升老龄人口有效服务需求。
政府用于养老的公共财政投入要大幅向城乡社区倾斜,引导、推动养老服务供给侧改革。要发展小型多元的社区养老机构;推动已有的中小型专业养老机构社区化;推动大型专业养老机构转型发展;建设特色鲜明的各类养老社区。
在政府主导下,充分发挥市场在养老资源配置方面的决定作用,有效解决资源碎片化、使用率不足和效率低下的问题。如通过政府有形的手供给资源于市场,政府以资源的拥有方监管资源的使用效率;通过资源市场配置,对步入养老服务业的企业和社会组织,提供必要的后续财政援助,促其做强做大;通过公益创投的方式,引进社会、市场力量兴办社区养老机构;通过社区共驻共建等方式,引导驻区的企事业单位和个人将居住社区附近的闲置设施和场地用于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服务,引导农村社区的村级组织,利用农家场院和村集体资产建设农村社区养老设施;通过政府购买补贴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服务、无偿或低偿配置公共服务空间资源的方式,支持大型企业、大型社会养老机构,开展区域化和跨区域的连锁养老模式;充分发挥各类社区组织的作用,为居家养老服务提供组织保障和志愿服务、互助服务。
制定出台全国性《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服务条例》,鼓励和支持地方政府率先出台条例;制定全国性的社区养老服务标准和社区养老机构风险管理办法,解决政策碎片化的问题,为推动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提供政策依据和服务标准;制定全国养老人才和专业介护人才规划,提升养老服务供给能力。
养老需求侧改革,以提升老龄人口的有效服务需求能力为目标,破解服务需求旺盛而有效需求能力不足的难题。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确定子女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抚养义务的人履行对老年人的赡养义务;进一步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建立高龄老人的养老补助制度、特殊困难老人居家养老服务补贴制度和介护服务补助制度;通过制度政策引导,支持商业保险机构开发居家养老保险、长期护理保险,为失能老人提供长期护理保障,政府对投保人给予适当补贴;在城市探索以房养老路径,在农村探索土地承包权、集体资产股权养老路径,拓宽老龄人口提升有效需求能力的渠道;探索建立与养老服务挂钩的养老服务业制度,适度提高职工退休年龄,鼓励机关、企事业单位、城乡社区开发公益岗位,吸纳身体尚可的老年人再就业,通过老龄人口的自身努力积累养老服务金;明确企业的养老社会责任,支持和鼓励企业捐赠或设立养老服务基金,为高龄、特殊困难群体、长期需要介护的老人提供养老服务金捐助。
加快互联网和智能技术在居家养老服务、社区养老服务中的运用,全面提升养老服务的供给能力和效益、效率。各级政府要将智慧养老纳入城市发展规划、城镇化规划、新农村建设规划中统一规划,同步推进;政府有关涉老部门要将智慧养老的相关业务纳入本部门业务智慧平台建设之中;运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整合、重塑已有的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体系,使碎片化的养老服务资源在互联互通中的得以整合;通过制定政策,建立示范区、试验区,推广点上的成功经验和模式。
分享到: